四月之声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习总书记.jpg
注意!该条目的内容不符合tīan赵家人和种花愤青的利益,编辑者已被公安部娘依法击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接力编辑。为防止被认定为反滑势力米帝的走狗,编辑时请务必以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思想 为指导方针,遵循 鹿克思列梅河蟹射惠理论,并查找相关资料。

中滑P民共和国煮席、伪大的新时代引路人 维尼大帝 祝您在梁家河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注意!该条目的内容不符合tīan赵家人和种花愤青的利益,编辑者已被公安部娘依法击毙
欢迎正在阅读这个条目的您接力编辑。为防止被认定为反滑势力米帝的走狗,编辑时请务必以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射惠主义思想 为指导方针,遵循 鹿克思列梅河蟹射惠理论,并查找相关资料。

中滑P民共和国煮席、伪大的新时代引路人 维尼大帝 祝您在梁家河本站度过愉快的时光。

"四月之声"指一段由上海人民制作的6分钟影片,其中汇总了封城以来上海的种种现象。这支影片可能最初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永远的草莓园”[1],但原视频已被删除,且现已在整个境内互联网上被封杀。

简介

由于中国中央政府执行的“动态清零”政策,上海超过2500万居民已被关在家中数周,而官方正试图控制一场严峻的新冠疫情。而“四月之声”这段6分钟长的影片反映了人们对于疫情所带来的问题是的愤怒、无奈与悲伤。

背景

上海政府过去两年一直实行“精准防控”的方式,出现一个地区密集爆发后,尽量在一些小的地理范圍中,进行封锁,并非扩展出去,这是在较发达城市的中国地方官员发展出的另一个防疫模式,希望保持地方的经济活力。而上海的这种模式过去一直是榜样般的存在,政府尽量在更小范围中进行控制。但如今上海的大规模封城,代表上海官员的精准防控路线失败且被中央取代,这是在中央的抑制之下,不得不采取在中国内地其他地区所使用的严格防疫模式。

“动态清零”是一个习妡萍亲自指挥跟部署的基本总方针,这个方针指的是两个含义:一个是把病毒当作恐怖主义份子,是不能容忍的。动态清零过去两年被赋予阶级斗争的内涵,习近平过去几年一直在倡导“伟大斗争”,实际上对抗疫情被习近平看作是伟大斗争内政的一大部分。

在这个方针下,过去两年半政府部门一直把新冠疫情视作洪水猛兽,必须要全部消灭掉,一个病例都不能容忍,他们认为只要有疫情存在,就会对社会与政治安全造成威胁,对于中国的政治安全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这种清零,实际上是被赋予了很高的政治安全意义,所对应的防疫力量也是举国动员,也就是以地方政府、警察与宣传意识形态部门为主,先在中国的行政体系中进行动员,之后再动员中国的市场经济与整个社会,最后完成了整个国家的总动员。

在政策层面上,动态清零实行的是把所有感染,有无症状都拉到方舱隔离起来,然后就把他们从健康生活中抽离出来,用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手段把人带走。整个带走的过程是毫无人性的,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未经宣布的紧急状态,而且在中国目前的法律,都没有赋予这样的权利。

从武汉到上海,都是在实施24小时的戒严状态,这种戒严状态不是依靠军队,而是依靠党政系统的总动员,武警,党员、防疫人员等都充当检疫人员、秩序维持者等。这是一个未经宣布的紧急状态,要把人从家中跟工作场所还有街道上寻找出来,然后关到一个集中的观察营中。

在上海,方舱、隔离设施的建立都是仓促的,并不存在医学观察的条件,情况也是每况愈下,所以这也说明他们的作法很难持续坚持。

动态清零从武汉到上海,两年多来,中国的隔离是每况愈下的,民众的抗议与不满也都是在上海爆发出来的。在长春跟吉林因为没有关注度而且上海本身也有革命血统所以能有反抗声音,所以都没有爆发抗议,但上海以中产阶级为主,他们表达了一些微弱的反抗,表达对上海自己精准防控的支持,也有上海的官员在过程中自杀,也有志愿人员拒绝采取极端手段。

上海目前的状态是由“大白”,也就是身着防护服的警察与防疫人员志愿者,来接管整个城市,街道上被这些人控制。其实,动态清零的方式在上海发现已无法延续,因为病毒的重症率是很低的,反而大量的老人与病患都无法得到照顾,以及大量突发与紧急疾病,在上海过去这段时间都无法得到照顾。因为核酸的问题,所有医院不接受病人,许多人因为未及时救治而死,叫救护车都很困难,要出自己居住的小区都很困难,所以整个社会被冻结了,这种滋生危害每天都在上演,所以人们开始不满与抗议。

现实

在中国GDP收入第一高的上海,许多人正在面临失业、挨饿,甚至死亡。贪官污吏与资本家勾结,囤积货物并高价售出,趁机发国难财。

中国全国各地在过去两年半,腐败是前所未有的发达。每个人从保安,穿上白衣就可以随便践踏公民的尊严跟侵犯公民的权利,已经不把公民当人看待。在未经宣布紧急状态下,就以法外执法的方式,穿上白衣来执法,就可以任意限制人的行动自由。

而这个防疫模式不变,反而是越来越严重。在上海,此防疫措施在对人民的侵犯方面比两年前是更加严重的,而国内已经形成一种恐怖的气氛,甚至形成一种防疫的极权主义,以越来越加速的方式呈现出来。而上海只是其中一个外界看得到的样板,许多中小型城市的人民面临更严格的惨状却无法发声,其中瑞丽市便是典型,一座50万人口的富裕小城市,在经历9次封锁后人口仅剩10万,经济也一落千丈。

如今全中国人都在看上海,各界都很关注上海如何执行防疫,人民如何应对防疫。这是在公共知识份子被打倒后,新出现的一批社区领袖,他们是——团购的团长。大部分家庭事实上是已经没有什么存粮了,人们无法出门或是订餐,只能依赖拥有通行证“团长”们,这些团长们也趁此机会大赚特赚。这是在上海才有,在其他城市没有的。但总体而言,这次上海的封城中,有四个群体是受害最严重的:老人与病人、底层阶级、小资产阶级与知识份子。他们受困与受害最严重。

老人有就医的问题与很难用手机求救的问题;底层阶级是口停手停,工作机会被剥夺了,没有收入,买菜不可能像中产阶级一样用更高的价格买一点点的菜;小商店的店主、小工厂的场主,他们要付房贷,但他们的生意也停下来,损失也很大;知识份子也是毫无疑问受到意识形态管控。

因为上海大量的中产阶级的存在,对自由的敏感跟权利意识,跟社区意识都保持下来,这是上海与其他城市不太一样的地方,也是为何可以让清零破产。包含从张文宏到上海地方官员,上海派江泽茗的力量存在,在中国的政治体制当中是不可忽视的。动态清零在上海的中产阶级前,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这也导致共产党在民间信任度与声誉大幅度下降,且上海经济也受到严重打击。

这段影片很好的反映老百姓的心声,反而导致中国当局试图用一切手段禁止这段视频在网络上上传。原因是该视频讲述了封城决定如何影响了居民的生活,包括上海民众抱怨食物短缺或医疗服务匮乏的心声,而删除视频的举措也在中国互联网招致了反弹,无数人尽全力进行接力来保存这段视频。

各方反应

  • 事件发生后,《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发微博表示:网络管理者删帖,不意味着各地政府不重视意见。恰恰相反,在中国互联网上表达意见,比在西方国家抱怨管用得多。中国的实情经常是这样的:一边删帖,政府一边关注帖子的内容和传递的情绪,改进的努力会随之而来。中国的网络管理必须有,否则互联网就会在政治上“改造”中国。一些删帖也是必要的。同时,各种措施都应有度,删帖不能极化,网络管理既要维护社会秩序,也要给民众表达意见留下应有空间。[2]
  • 在民间,百姓普遍以哀声载道为主。因为上海政府协调能力低下的问题,民众的出行甚至食物保障都受到了影响。不同地区受到了不同的待遇,尤为明显的就是浦东和浦西之间的区别:一边百姓挨饿政府不将食物送到百姓手中,反而将其囤积在以高价的方式售出;另一边则是高档食物送到小区,有着充足的食物供给,甚至还有物业负责遛狗。其原因就是不同的阶级受到了不同的待遇,此举也引发上海民众的怨声。
  • 百姓不断的上传影片以及发表评论,目的仅仅是为了让政策有所改变,不再让老百姓受苦。而非让贪官污吏继续胡作非为,压迫百姓。但上海政府的高压政策和强制手段也招致了部分人士和小区的抗议,这些消息在微信为主的社交媒体上快速传播,但很快又被删掉。
  • 有消息称,该视频作者已被有关部门逮捕。但微信公众号“永远的草莓园”于4月24日凌晨发布消息称“目前我和家人正常居家,没有任何官方人员联络过我。”[3]

影片

(该影片为YouTube上以“四月之声”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得到的播放量最高的结果,并非为原作者上传的原版视频)


注释与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