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还可以去尝试使用本站的安卓客户端,在手机上方便的浏览H萌娘!
  • 公知娘

    From H萌娘
    (Redirected from 公知)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Information icon4.svg
    哼,人家才不是为了而造谣呢!
    哼,人家才不是为了而造谣呢!
    公知娘.jpg
    基本资料
    姓名 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s)
    别号 公知
    萌点 中二病
    出身地区 天朝灯塔
    活动范围 天朝
    亲属或相关人
    同事:美分娘轮子娘(部分派系)
    上司:美国娘、大姨鼠娘(部分派系)、战忽姬
    死对头:五毛娘粉红娘大姨鼠娘(部分派系)

    公知娘是对天朝持自由主义立场的公共知识分子以及该被污名化的网络用语的拟人化萌娘。

    概述

    公知原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简称,此概念可追溯到法国启蒙运动,指的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讨论的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通常被寄予具有批判精神和秉持社会公义。

    后逐渐演变为一个负面词汇,其主要原因是公众的社会信任缺失进而对公知群体的污名化,也由于一些公知自身知识水平本身一般却又好为人师,主要表现于新媒体领域公知的文化消费价值被“大众”否定[1]。现如今,公知往往被“大众”视为谣言的始作俑者和传播者。[2]

    一些网友建议用谐音词“蚣蜘”来指代负面意义的公知。

    美国娘版

    “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s)最早由美国的经济学家波斯纳(Richard Allen Posner)在2002年出版的《公共知识分子:衰落之研究》[3]中提出[4]

    那太长了

    在书中,作者认为“公知变成了一个市场,而且这个市场在相当程度的范围内,其实就是娱乐的一个分支。他们释放和挑起极端情绪化的言论,达到戏剧性效果,为无数人创造出权力的幻觉。但是,因为不够专业,公共知识分子在事实层面上常常粗枝大叶,而在预测方面又有点草率莽撞,于是就有了获得的公共性越多,而智识却越少的尴尬。”

    继波斯纳之后,又出现很多人建议干脆把“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s)”改为“Publicity Intellectuals(宣传知识分子)”。这种反对派观点越来越犀利,抨击公知们挂靠在热点新闻事件上,通过在镁光灯下贩卖观点来拉抬自己的市场价值,从中赚取好处,也就成了所谓的“政治投机分子”。这些戴着“公知”面具的投机分子占据媒体资源,对政治事件大发议论,却显示不出对事物有任何更深刻的认识和理解。无论任何议题,已经预置在政治层面上考虑,感觉更像个口水艺人。这也正应了波斯纳的话:公共知识分子更像娱乐的一个分支。

    中国娘

    2004年,《南方人物周刊》的“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出版,包含左右,使公知一词在中国大陆兴起。公知的兴起也因2004年后南方系本身的问题伴随着争议。

    2013年后,公知一词被各方认为已逐渐贬义化。

    根据《搜狐网》专题《是谁搞臭了“公知”》及一般经验,公知有以下特征:

    • 使用“自由、民主、人权、体制、宪政、选票、普世价值”概念包装美化自己,而不过是叶公好龙。
    • 丑化对手。
    • 表面反体制,私下里占体制的利益和便宜,两头押宝。
    • 外国的月亮一律比中国圆。
    • 更换体制是解决问题的万能钥匙。
    • 科学素养差。

    外观设定

    贫乳傲娇中二病属性,原本是专制的黑长直, 被自己染成了民主的金发,左眼有眼罩,不过不是为了Cosplay,而是封印着选择性失明\中国的良心/之眼。

    性格设定

    微博的大V,有114.514万粉丝,认证为"\公民/、学者、经济学家、律师、作家、诗人、公共知识分子、民主斗士、普世教徒"等等

    关心时事,会对中国娘或者TG娘的一切负面新闻以及美国娘和她的朋友们的一切正面新闻发表评论,并通过对比得出结论:“这一定是体制的问题,我不禁陷入了深深地思考”以及“普世的月亮就是圆”。

    面对前者的正面新闻和后者的负面新闻时,一般处于阿卡林状态,偶尔也会扛着“民主的XX是XX吗?”之类的拖把来洗地。

    认为自己有辩论的天赋(尽管天赋点基本都点到转移话题上去了)。认为天朝一直在衰落,TG娘一直都在灭亡,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不是今年就是明年,并把一切敢于反驳者一概列为五毛娘。(这一举动直接推动了自干五娘的出现)

    • 痛恨打架——除了美国娘和她的朋友们打别人推广普世与民主的时候。
    • 痛恨板砖——特指TG娘的板砖,因为那是对内独裁镇压的工具,包括瓦娘格,因此推断公知娘可能不仅会螳臂当车更有徒手拆航母的能力,美国娘维护世界和平用的普世之板砖不算。

    (她似乎认为59式坦克娘当年真的把某个勇敢的少年送去领便当螳臂当车的歹徒

    地理成绩很好,认为只要有民主不被美国娘认为是专制,索马里也比天朝强。

    喜欢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奉行谎言说了一千遍就是真理。

    物理成绩也很好,认为酒精和水会分层,并且水在上面。顺带一提,一氧化二氢是一种兴奋剂。

    喜欢研究军事,将残破的f16姬认成歼10姬,并深刻反思了体制的问题。

    痛恨十年抽风,虽然自己在某些方面也有抽风的迹象。

    同时信奉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关于一个什么样的生物才能同时信奉这俩论的问题,SCP姬金会也在进行隐秘的研究。

    认为民国娘湾娘国民党娘才是中国的希望,并认为当年TG娘逆推国民党娘成功是因为苏联娘援助了"小米加"能量步枪以及更加丧心病狂的高达

    有诗为证

    孟良崮上虎贲垮,千里驰援李天霞。非我见死不相救,奈何共军有高达。

    认为美国娘家的观海巴马独自去快餐店里吃饭是亲民的举动,并发动选择性失明中国的良心之眼抹杀了后面封门的保镖和记者们的长枪短炮。至于中国娘家的星空?那一定是在演戏,影帝!

    认为民主国家的元首出门从来不带保镖,于是发动选择性失明中国的良心之眼改变了586要求TG官员出门不准封路开道之后观海同志依旧不遵守纪律的情况。(战忽姬: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

    认为三峡只用了五亿就造出来了,剩下的钱都被TG娘贪掉了,参见三峡五亿

    最新研究显示,公知娘可能有阻止爆炸物殉爆的能力。

    喜欢某只来自南方的蜥蜴,尽管那是TG娘家养的。并在这只蜥蜴不高兴的时候对TG娘进行了强烈的谴责,顺便推广了自己家的大枣。

    喜欢传谣,痛恨辟谣,认为谣言倒逼真相并认为辟谣的人是“人民公敌”。

    由于这个特征,渔家少女自干五娘有时会把钓鱼的天赋发挥在自己身上(比如“三亿五千金卢布”和“八尺协定”),所以极端痛恨自干五娘,发誓民主之后一定要杀她全家。

    民主之后杀全家

    待到除夕敲大鼓 杀完五毛反政府
    共匪哪个不下跪 敲开脑壳吃豆腐
    待到来年龙抬头 民主吃喝不用愁
    共匪五毛皆断首 愤青黑血满街流
    待到来年三月三 民主之后见青天
    不纳粮来无捐税 人人家里有金山
    待到来年五月五 民主顿顿吃排骨
    排骨吃多觉得腻 杀只甲鱼补一补
    待到来年七月七 菊花革命争第一
    五毛共匪掉人头 抢金抢银抢人妻
    待到来年八月八 皿煮民主之后杀全家
    共匪五毛吊长街 满城尽开柿油自由
    待到来年九月九 民主之后啥都有
    桌上摆着红烧狗 晚上小妞搂一搂
    待到来年十月十 自由大道平又直
    愤青五毛不下跪 砍头挖心后悔迟
    米犹基金是俺爹 皇军给钱是俺娘
    宁可枉杀千人首 不叫共狗一人藏
    共狗:凡是不支持藏独疆独和台独等民主自由事业的都是共狗。

    演变

    2005年左右

    21世纪初,人们呼吁知识分子重新进入公共领域,关注公共事务,不希望这些受过精英化教育的群体,在日益严重的社会问题面前集体失声。《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首先推出了“公知”的一个概念,其共同标准为: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

    经济学家:茅于轼、吴敬琏、温铁军、张五常、郎咸平、汪丁丁
    法学家、律师:张思之、江平、贺卫方
    历史学家:袁伟时、朱学勤、秦晖、吴思、许纪霖、丁东、谢泳
    哲学史家:杜维明、徐友渔
    政治学家:刘军宁
    社会学家:李银河、郑也夫、杨东平
    作家、艺术家:邵燕祥、北岛、李敖、龙应台、王朔、林达夫妇、廖冰兄、陈丹青、崔健、罗大佑、侯孝贤
    科学家:邹承鲁
    公众人物:华新民、王选、高耀洁、阮仪三、梁从诫、方舟子、袁岳
    传媒人:金庸、戴煌、卢跃刚、胡舒立
    专栏作家、时评家:林行止、杨锦麟、鄢烈山、薛涌、王怡
    另有六位已故人士:殷海光顾准王若水王小波杨小凯黄万里

    这个时期的“公知”是一个褒义词。很多没被选中50人的知名人士,也纷纷以“公知”自居,主动承担起社会责任,形成良好的风气。

    2009-2011年左右

    “公知”污名化的开始。这段时期的网络上,一些人有目的性引导舆论或自以为是地发表不成熟的批判言论,并自诩为“公共知识分子”,使“公共知识分子”的形象受到了颠覆。人们开始把冒充“公共知识分子”的人讽刺为公知。很多语境中,“公知”成为到处乱喷、水平不高、道德至上、居高临下的代名词。

    因为中国大陆网络审查的原因,网民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访问境外网站,“翻墙”盛行,而很多人受到墙外反华势力的影响,看了几篇所谓的“真相”,收到了所谓的“民主”洗脑,单方面被这些阴谋论所影响,就开始批判和讽刺国家这里不好哪里不好。

    这段时间开始流行一些非常离谱的吹捧资本主义国家的“公知”作品(包括以前的老作),如《一定要洗七遍》(文中说日本人洗盘子一定要洗七遍,一个中国留学生去打工,只洗了五遍,结果被开除了。其实仔细想想,除非脑子有问题,否则这种费时费力效率极低的方法谁会用)

    也有一些作者立义不明但内容极其扯淡的作品如经典“大作”《中日小学生夏令营中的较量》(文中日本小学生在发高烧状态下仍然能走很远的路,体能远远超过世界各国的特种兵,日本高中生感到惭愧(雾),然而这么离谱的内容当年却忽悠了不少人)

    这些内容离谱的文章大多刊登在诸如《意林》、《读者》之类的著名刊物上,甚至有的文章出现在课本和试卷中,影响广泛

    很多人(以大学生为主)对国家认同感降低,甚至觉得所见之处处处黑幕,欧美日民主自由的空气更加香甜,资本主义国家国民都是高素质的优秀人士。而在这段时期,这种腔调却成为了主流。

    相反的,另一些对这种观点嗤之以鼻,百般维护中国正面形象的人,因为势单力薄,就被污蔑为“公知”。

    但这些人本身的思想素质、价值观在当时基本成谜。现在看来,这其中的一些人很有可能利用这个被污蔑的历史往自己脸上贴金,从而给自己日后成为“新公知”,洗脑青年人提供支撑。

    后来不断有“公知”爆出丑闻,成为了恨国党口中的把柄。比如“五毛党”就是讽刺有偿的网络评论员,而90后的中国爱国主义网民则被称为“小粉红”。

    这时候也让境外一些组织看到了一种可能性,开始暗地培养国内的喉舌,甚至包括《新京报》等媒体。

    其实所谓的爱国党和恨国党有时候并非泾渭分明,非黑即白的,也有很多是墙头草、左右横跳,甚至同一派系也有窝里斗的。部分爱国党也经常有“爱之深、恨之切”的批判言论,不能断章取义一概而论。

    这个时期若听到“公知”的称呼,也未必能分清楚是哪个派系的,因为双方都有被称为“公知”的时候。[5]

    2020年至今

    形势开始逆转,其实前几年恨国党的风头已经不在,很多曾经的“公知”也慢慢成熟了起来。加上由于新冠疫情的到来,让很多“欧美日的就是好”的恨国党如同哑巴吃黄连一般。所谓患难见真情,这次国家在面对疫情上的高效、果决和无偿,无一不宣示着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无一不宣判着恨国党末日的来临。

    这时候一些被压着很多年的人开始绝地反击,此时的“公知”已经完全的指代了这些恨国党们,其典型代表如出版了《武汉日记》的方方、老牌恨国党方舟子、偷狗达人袁立、潘十亿、矮大紧(此人劣迹包括但不限于狂吹印度,无底线贬低和污蔑明朝)、崔化钠、回形针等等。

    而被外媒养了很多年的《新京报》等媒体,更是如跳梁小丑一般,彰显着自己的猥琐和不堪[6]。作协圈、书画圈等上流社会更是被污染得面目全非。

    这些“公知”终将会受到人民的唾弃和历史的审判。

    互联网上对“新公知”丑态的总结

    然而。。。

    但别以为打击了一批公知,另外一批踩着“旧公知”上位的“新公知”就不会来。

    由于对社会问题的评价开始极化,“饭圈”“资本”等用语的滥用,互联网环境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开始陷入了党同伐异、道德绑架、解构主义三头并存的极端局面。

    此时,以各种不同面目出现的所谓“青年意见领袖”“公共问题学者”(包括以前被“公知”“恨国党”批判过的知识分子)和一些政治类、财经类、社会类自媒体以“发声者”“青年导师”“思想斗士”自居,利用和放大青年人对一些社会问题的非理性认知,在对社会问题的评价上开始滥用敏感用词,采取非专业、非理性的评价模式,胡乱批判时事、尬吹/尬黑涉事各方,肆意解构经典并加以不合理解释,夹带意识形态私货,积聚极化拥护者,构建与以往“公知”泛滥时期完全相似的洗脑套路,对青年人的三观和意识形态建构造成严重误导。

    有些极端分子(“魔怔人”)为了标榜自己所信奉思想的正确,也会将一些不合他们认知,理性发声的公众人物打为“公知”。而代表他们极端观点的公众人物,他们不加以批判,反而尬吹为“正能量”的传播者。真正的公知(包括“新公知”)往往就是后者……

    一些人说:“不仅提防崇洋媚外的公知,还需警惕狂吹内部的公知。一句话,不符合事实真相客观分析只会做立场、利益文章的知识分子极可能是行骗。”这句话是相当正确的。

    面对逐渐混乱的社会表达,青年人应该学会从更多、更专业、更理性的角度,在尽力摒弃极端影响的情况下,沉下心来钻研各种知识和技能,努力摆脱极化认知的困扰,以避免被一波又一波的“类公知”洗脑。

    公知娘的日常

    评价

    《人民日报》称:公共知识分子,尤其是一些实名、知名、著名的微博“大V”们,因其“粉丝”众多,几句话就可能闹得沸沸扬扬,他们的基本言论价值立场就是反对,唱反调,而不论是非曲直。基本价值结论最终都是(中国大陆)政府“失德、无信、作恶”,而不管事实真相如何,不分个别和一般。基本言论载体就是故意捏造、剪辑一些所谓的历史阴暗面、领袖人物丑闻,而不辨真假。如此貌似为公共、公众呐喊,实则煽动、鼓惑,惟恐天下不乱。[8]

    《南方都市报》称:部分公共知识分子开始自我感觉良好地转向,自我升华、乃至自我真理化了,俨然一副“青年导师”的面貌自居,以一种智识上的优越感在指点江山、点拨众生;特别是在社会有重大的事件发生时,特别是自焚、暴力行动等,更是他(她)们最佳的语言演练时刻,他们或是应用逆向思维,或是使用学术理论,或是生僻与惊悚名词(如“改良”与“革命”等),总之在说话的时候,他们像极了不食人间烟火、不谙人间疾苦的理性帝,永远理性、永远真理在握、永远觉得他们会有更好的指导办法,可惜都没听他的。[9]

    知乎匿名用户:老实说,以前看到公知给弱势群体说话,为被强拆钉子户说话还是很感动的。。。后来慢慢的,你们中一些人说“杀光你国支那豚”“你国党”“核平支那”,我就对你们反感了。再怎么不济,我对中国还是认可的(赵老爷另一回事),你们中出现一些偏激的,为了反体质,甚至支持恐怖分子,你说我一个中立狗用不可能认可支持东突的恐怖分子吧。。。说什么“731好”“昆明火车站事件严惩暴支”“75可以理解,你国人玻璃心”。。。我只能说,有智商的公知应该和支持恐怖主义的你国党划清接线,这样我闷这些公立狗才有可能支持你吧。。。五毛再怎么跪舔样总不会骂我支那豚吧。


    外部链接与注释


    维基娘
    提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