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萌娘衷心希望身在疫区的编辑和读者保重身体。愿世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早日结束!

二月逆流

From H萌娘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Cctvdream.png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注意!该条目的中立性存疑,可能对阅读者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请各位读者和编辑者注意此提示,不要轻信条目中的叙述。我来编辑此条目!
Commons-emblem-issue.svg
H萌娘提醒您,此条目或需要大幅度整改,建议新用户不要模仿此条目格式建立新条目。 当您清楚改善现状的方法,可以尝试帮忙改进
H萌娘提醒您,此条目或需要大幅度整改,建议新用户不要模仿此条目格式建立新条目。 当您清楚改善现状的方法,可以尝试帮忙改进

二月逆流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一场围绕着军队领导权的夺权斗争。

开端

随着一月风暴吹遍了中国的党政机关,夺权的势头也要蔓延到军队。为了维护过去的军队秩序,一些老元帅和中央文革派进行了斗争,这在当时被称为二月逆流。

群众高喊踢开党委闹革命!各级党政机关无不因“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帽子,受到批判,一时举国上下处处受冲击,地地有余哀。打砸抢的武斗之风蔓延开来。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老干部就是民主派,民主派就是走资派的日子里,许多老党员,老领导均被批判,被炮轰,被打倒,先是彭德怀,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后是刘少奇小平、贺龙、薄一波等,许多令台湾的蒋介石朝思暮想取其首级却只能望海峡兴叹的老革命,一下成了资产阶级代理人,更有许多人死于林江二人之手。二人变本加厉,誓要搞乱解放军,批判带枪的资产阶级路线,把军委副主席们拉出来斗。

陶铸年初已被打倒,询问政治局,却没有讨论,这样的突然袭击令老帅们义愤填膺,二月激烈的权力斗争即将开始。这七个月的文化大革命,让老帅们看清了这批“老左”的真面目,借着天下大乱而不欲天下大治,阳奉阴违进行着他们的夺权斗争。

初次交锋

陈毅、徐向前、叶剑英、聂荣臻四位元帅聚在军委文革组长徐向前元帅处,商讨对策。陈毅扔掉了手里的人民日报,气狠狠地说:“夺权?夺权?我们拎着脑壳拼杀了二十多年的江山,就这样被他们夺了,我硬是想不通!我硬是要管一管。”打江山,守江山

聂荣臻愤概的说:“小人得志,欲壑难填,他们今天敢夺地方的权,明天就敢夺军队的权,用不了多久,我们也会像彭德怀、贺龙一样,被人家打翻在地。”
叶剑英豪放的笑道:“自古三军易摧,帅志难夺,我们还斗不过那帮书生?!”

老帅们拟就八条命令送毛泽东审定,毛亲自把四位老帅请去,同意照发,强调不要搞喷气式,不要带高帽子,给江青、康生、陈伯达这一伙很大打击。江青一伙人聚集在文革顾问康生家,康生笑眯眯的说:“靠我们这几个人的力量不行,这些人比地方的走资派难对付,以后文革小组要多向林副主席请示,他了解军队也能指挥军队。你们还可以写文章进行反击,题目就叫‘坚决揪出军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就叫用笔杆子对付枪杆子”。刮起了一场“十二级台风”,蒯大富在长安街新华门召开群众大会,声嘶力竭的煽动。

几位老帅决定不能再沉默,再次集中到一起。陈毅满面怒容的说:“他们以为没人敢碰,越发随心所欲,无法无天了。”叶剑英愤愤的骂到:“中央文革是一帮什么东西!,像群疯子,为所欲为,为啥就没人管一管?”谭震林气愤的说:“我们这些老家伙再不出来说话,谁个出来说话?”陈毅诚恳的说:“谭老板,你就带个头,你在井冈山就和毛主席在一起,你说话最有分量。”谭震林果断的说:“我豁出去也要同他们斗一斗。”徐向前大声说:“我支持你。”聂荣臻稳重而慷慨的说:“我们这些共产党员,难道还不敢为党直言,为国排难?”斗争趋向高潮。

大闹怀仁堂

1967-2-14,风雪交加。中央碰头会。中央文革派的康生、陈伯达、江青、张春桥、姚文元、关锋、戚本禹、谢富治等人。军队的的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余秋里几位。周恩来主席坐在正中,本来以抓革命促生产为中心,但围绕要不要党领导文革,打不打倒老干部,稳不稳定人民解放军问题上,全面摊牌尖锐斗争。叶帅开课第一枪,徐向前质问陈伯达,叶剑英嘲讽张春桥,十六日,会议继续,谭震林、叶剑英、谢富治、李先念连连开炮,康生陈伯达受了总理批评,哑口无言,李富春最后发言。

后续

不甘不敢失败的中央文革派制造了“大闹怀仁堂”的虚假记录,送达天听。这份报告令毛泽东大为光火,不见周恩来主席与陈毅副主席。18日深夜到19其拂晓,毛泽东召集周恩来,代表林彪的叶群,康生,李富春,叶剑英,李先念,谢富治,批判了军队,总理把过错揽到自己身上,就这样,康生打“鬼”,借助“钟馗”,污蔑余秋里、谷牧是二月逆流的小伙计,还打算整掉五个副总理,四个军委副主席。3月14日,林彪陈伯达操纵之下,掀起反击二月逆流的第一个高潮。18日,十万人批斗大会批斗四十七位执行“带枪的刘邓路线”的老人们。陈老总写信给叶剑英,附诗曰

大雪压青松,
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
待到雪化时。


回诗曰

串联炮打何时了,
罢官知多少,
赫赫沙场旧威风,
顶住青年小将几回冲?
严关过尽艰难在,
思想幡然改。
全心全意一为公。
共产宏图大道正朝东。